孟子_告子章句下第九节读解

查阅典籍:《孟子》——「孟子·告子章句下第九节」原文

  这还是对“今之大夫,今之诸侯之罪人也”的举例,能替君主开拓疆土,充实府库;能替君主盟约其他国家,打仗肯定能取胜,就是正确的治国之道吗?其实这只是助长君主的贪欲罢了。君主如果有了这样的贪欲,作为人,其臣下也必然是贪欲的。这样的臣子鼓励、怂恿君主取得荣华富贵,其实他是自己想求得荣华富贵。因为上级都荣华富贵了,下级也就能顺理成章地取得一部分荣华富贵。如果上级不要荣华富贵,那么下级也不敢去求取荣华富贵。如果上级求取到荣华富贵,而不让下级也荣华富贵,那么这个上级就危险了。所以过去的治国之道不是这样的,虽然孟子没有在这里叙述过去的治国之道,但他的思想中心是称颂三王,是爱民,这与孔子的思想是一样的,《论语·八佾》:“周监於二代,郁郁乎文哉!吾从周。”这个从周,就是过去的治国之道。想要富强,是每个人正常的欲望,但必须要在遵守社会行为规范的原则下,采取最佳行为方式。如果不遵守社会行为规范,不采取最佳行为方式,而求取到荣华富贵,就是民贼!

  孟子曰:“今之事君者曰:‘我能为君辟土地,充府库。’今之所谓良臣,古之所谓民贼也。君不乡道,不志于仁,而求富之,是富桀也。‘我能为君约与国,战必克。’今之所谓良臣,古之所谓民贼也。君不乡道,不志于仁,而求为之强战,是辅桀也。由今之道,无变今之俗,虽与之天下,不能一朝居也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中华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jlzjzx.cn/wenzhang/1377.html

古文典籍

热门名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