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孟子·告子章句下·第五节》

  孟子居邹,季任为任处守,以币交,受之而不报。处于平陆,储子为相,以币交,受之而不报。他日由邹之任,见季子;由平陆之齐,不

  见储子。屋庐子喜曰:“连得闲矣。”

  问曰:“夫子之任见季子,之齐不见储子,为其为相与?”

  曰:“非也。书曰:‘享多仪,仪不及物曰不享,惟不役志于享。’为其不成享也。”

  屋庐子悦。或问之。屋庐子曰:“季子不得之邹,储子得之平陆。”

上一章』『孟子章节目录』 『下一章

相关翻译

孟子 告子章句下第五节译文

孟子住在家乡邹国,季任留守任国代理国政,送厚礼想接交孟子,孟子收了礼而不回报于礼物。后来孟子住在齐国的平陆城,当时储子担任齐国的卿相,也送厚礼想接交孟子,孟子也是收了礼而不回报于礼…详情

相关赏析

第五节读解

季任和储子都派人送礼物给孟子,借以沟通和交往。而孟子到任国去拜见了季任回礼,到齐国却不去拜见储子回礼,这是为什么呢?屋庐子弄不明白,还自以为是找到了孟子的漏洞了,这其实是屋庐子不懂…详情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中华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jlzjzx.cn/bookview/1281.html

热门诗词

古文典籍

热门名句

热门成语